木络

日日花前常病酒。




 开始翻太岳的集,这大概算是入门阶段。张居正大传里面引用了一些诗文书信,不过还是会有很多其他的吧~ 被《答石麓李相公》里的“公素怜我”点燃了想看书信寻找八卦的愿望的我, 虽然昨天就只抄了排在的前面几首五言古诗。

 
懋修把太岳在书信里说的关于不顾毁誉的话摘了一些放在前面,真是捅得一手好刀。 
 

一开头是颂圣以及恭励圣学诗。恭励圣学,大概是对万历说的,应当是寄托了期望的吧。尤其是“勿云”的那几句,让人看来有点伤感:

 

勿云天聪明,无为事博识。

图书足自娱,兼之益神智。

勿云富春秋,茂叶聊可诿。

寸阴重逾璧,居诸易流驶。

勿云履崇高,悠游保天位。

君心苟纵逸,万几遂颠坠。

勿云当燕间,可以快志意。

一暴而十寒,细行终为累。

 

【(*/ω\*)文盲手动繁简转换


然后就是病假前后的诗。大概就是仕途险阻,要不要回去呢,不如回去吧,但是还是不想回去,不然为什么偏要说“鲁连志存齐,绮皓亦安刘”、“吁嗟原宪辈,白首困桑枢”呢 ,可是不回去的话会不会有什么祸事呀,啊啊啊怎么办才好。一片纠结抑郁的声音里忽然出现一首《喜雨独酌》,有种一浇块垒的感觉:

 

振风起西北,飘飖撼庭干。

长空响洊雷,骤雨何霖乱。

奔腾走蛟龙,倒泻倾河汉。

倏忽庭除下,淼漫生波澜。

沾洒遍枯槁,翩翾舞沙燕。

遥岭合翠微,平林郁蔥蒨。

伊余困积热,闲居解簪弁。

披襟卧北窗,槖管辞东观。

嘉此凉霭惬,且复屏纨扇。

开樽聊命觞,欣豫以濡翰。

 

虽然说到闲居大概又是不开心了。

以及想象了一下平时拿着纨扇的太岳。【(*/ω\*)


一直以为流泪是件很稀有的事情,原来这是送别时的常态吗,还是真的关系很好?只看了两首送别诗,不知道后面的是什么样子。送高廉泉,“挥涕沾长缨”;送黎忠池,“盈盈别泪泫”,不过跟后来送老师时的“泪簌簌而不能止”还是有些差距的呀。这三次送别似乎都有自伤的成分吧。


是的伤内诗我并没有细看


之后明显是病假里,虽然回去了,但是还在纠结之中。以及《雨霁游萧氏园亭》中间有一句:“摎松宿烟霭,延萝挂襟簪。”

脑补了一下“延萝挂襟簪”的太岳。【(*/ω\*)

评论(6)
热度(9)

© 木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