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络

日日花前常病酒。

忽然看到一本《万历邸抄》,一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。然而毫无效率的我只看了前十年。


二月会试以吕调阳王希烈为考试官 取孙鑛等三百名

时居正子嗣修与试 场中卷俱有私识 房考沈一贯直笔涂抹 批为不通 及填榜不得 调阳不胜沮丧惴恐 一贯云 如有罪 请自当 不以相累 调阳唯唯 后居正见子卷涂抹 讶曰 吾子固不通矣 然诸所取卷 亦未得为通也 故是科会元鑛不得与鼎甲 更不开馆选云


【标点符号什么的懒得打啦。


吾子固不通你们也不通什么的好萌。(*/ω\*)

心疼那个躺枪的会元。以及边上有一句批注:蛟门一生气节处。噗。


邸抄里还有嗣修清查冒免的事,不知道后面这段是谁写的。


太岳劝万历不要打傅应祯,明史里好像没有。查了一下,和实录差不多。


上御文华讲毕 顾居正曰 昨傅应祯以三不是之说讪朕 欲廷杖之 先生不肯云何 居正对言 此无知小人 若论其罪 死有余责 但皇上即位以来 圣德宽厚 (看不清)何足以介圣怀 且昨旨一出 人心亦当儆惧 无敢有妄言者矣 应桢安福人(看不清)


无论太岳是怎么想的,这样回答万历是不是埋下了不好的伏笔呢。可是还能怎么说呢。

刘台说,古者丞相一有差池,谏官争之,犹曰与丞相府争也。今辅臣一有差失,无问大小,咸归之天子,如是而谏官争之耶,辅臣必曰是与天子争也。

我总觉得他不是在说辅臣,而是在说不应该有皇帝。

雷霆雨露莫非天恩这样的话,即便太岳不说,万历也迟早会知道的吧。


万张果然尽是刀子。

评论(10)
热度(11)

© 木络 | Powered by LOFTER